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首 页友情链接留 言
您现在的位置:首 页 >> ITALIANO >> News >> 查看文章
1860年法国人见证圆明园大劫难
录入:宇名  来源:Internet  时间:2016-5-21  【 字体: 】 〖 双击滚屏 〗

    雨果曾说:“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洗劫,另一个焚烧……我们所有教堂的全部宝物加起来,哪能比得上这座何其巍峨壮丽的东方博物馆。”

    首次从法国人的角度全面回眸和揭示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的起因、进程及其后果。作者从历史陈述之中,发掘、鉴别和取舍,以大量史料、见证和旁证,以及史学家的评说,着重揭露英法联军洗劫和焚毁中国皇家御苑的强盗行径,明确指出西方列强对华“远征”的侵略性、掠夺性和破坏性。伯纳·布立赛194184生于法国鲁昂,历史学家兼《费加罗报》、《巴黎人报》资深记者,已撰著出版数部关于历史、政治与经济等方面的著作。

    在法国,有不少纪实作者通过很多文章和著作,对圆明园大洗劫做了大量的记述和评论。首先让我们看一看巴吕所写的见证材料:“第一批进入圆明园的人以为是到了一座博物馆,而不是什么居住场所。因为摆在架子上的那些东方玉器、金器、银器,还有漆器,不讼是材料还是徒刑都是那么珍稀罕见,那简直就像欧洲的博物馆。那些东西摆得那么井然有序,使你觉得只能看,不能动。”

    埃里松则对法国人和英国人的抢掠方式加以比较,他对两个“联合的民族”类抢掠方面的“特点”进行对比:法国人毫无章法,是一种无政府状态;而英国人则是有组织有安排,有条不紊。

    “法国人堂而皇之地抢,而且都是单个行动。英国人比较有条理,他们能很快就明白应该怎么抢,而且干得很专业。他们都是整班行动,有些人还拿着口袋,都有士官指挥。有个难以置信,但又是千真万确的细节,就是那些士官都带着试金石。”

    欧洲人更多的是搜罗宝石和贵金属、金子和银子。军官们特别感举的是有可能在巴黎和伦敦高价出手的“奇货”。而衣物、丝绸和皮货,还有各种首饰,对英军中的印度籍士兵最有吸引力,抢掠者对瓷器感兴趣的不多,因为那种东西易碎。有心垂顾稀世画卷的人就更少了。

    当那些士兵们在圆明园里大抢特捞的时候,莫里斯·埃里松他在干什么呢?他随他们进去,但他没有跟着去抢去捞!他进圆明园只是“作为业余爱好者,我双手插在衣袋里,决意对任何东西都不摸不碰”。为什么他会有这般超然脱俗的表现?他说这并非出于德性,他不想把自己拔高,也不想被看作是个天真无邪的人。

    他解释说,仅仅是某种愿望,或者说是一种完全可以理解的利害关系,使他没有去抢掠。他是统帅蒙托邦的秘书兼翻译官,两个人每天都打交道,关系密切,他对将军怀有钦佩和爱戴之情,他尤其不想做令将军不快的事。他看见将军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非常苦恼,他感到如果自己和别人一样去抢去夺,肯定会惹将军生气。早在上海时,蒙托邦对他的工作就感到满意,有一天曾向他许诺要授予他荣誉军团十字勋章。从那以后,他只梦想得到那个“系在红色波纹状饰带上的白色珐琅质星形小东西”。

    埃里松就是这样以一个普通目击者的身份目睹了对圆明园的抢劫行为,他称之为“印度大麻吸食者的幻梦”:“面对那奇特的景象,我真是大开眼界,想忘都忘不了。人头攒动,肤色不一,类型各异;他们一窝蜂地向大堆大堆的金银财宝扑去;他们用世界上各种语言喊叫着。”他描写那些士兵:“一些人埋头在皇后那一个个上了红漆的首饰匣里翻找;另一些人胸前挂满大珍珠串,把那些红宝石、蓝宝石、珍珠、水晶石往衣袋、内衣、军帽里满揣满掖。还有些人抱着座钟、挂钟往外走;工程兵带着斧头,他们为了把镶嵌在家具上的宝石取出来,就挥斧把家具劈开。还有那么一个人,看见一个漂亮的路易十五时代的座钟,因为表盘上的时间数字是水晶石的,他以为那是钻石,就把那表盘取了下来拿走。”

    皇家宫殿被抢劫一空的悲惨场面令埃里松感到难受。他从宫殿走到庭院,观赏这座园林,才觉得舒服些。

    夜幕降临时,埃里松才回到营房。他遇见一些士兵,个个都满载着胜利品,从银质锅到天体望远镜,还有六分仪,五花八门。

    在圆明园前度过的第二个夜晚是“难以忍受、嘈杂的、令人晕头转向的”。埃里松继续写道:“每个士兵手里都拿着自己的东西:雀儿、八音盒、猴子、挂钟、钟表或是小兔什么的。那是个音响大杂烩,通宵都在响,什么声儿都有,叮叮当当,没个停的,还有时不时伴随着大发条咔嘣断裂的凄惨声——发条上的太紧,东西断送在了外行人的手里……”

    埃里松还写道,蒙托邦将军在法军军营中,在扮成大清国官员或公证的士兵中走来走去,像父亲一般规劝他们把那些华丽人气的旧衣服脱去,把那些笨重的战利品扔掉,并向他们许诺说,到了北京,他们会搞到更好的东西。炮手迪博斯克拉尔服从命令,把已经抱在怀里的东西包括满满一桶首饰统统扔到了地上。

    很多年以后,埃里松带着孙女到凡尔赛的大特里阿农庭园散步,他非常无意地把一堆小枯枝点燃,这时,突然过来一个怒气冲冲的看护人。埃里松注意到那人带着一枚“远征中国勋章”,他就是那个没运气的炮手迪博斯克拉尔。这个老实人还高得与蒙将军在一起的情景,他说后悔当时把自己的钱财扔掉了,他的一个炮兵战友从中国弄回来值30万法郎的宝石和珍珠,那人现在在歇尔省有一座很大的庄园……的确,炮兵有方便条件,可以把他们的战利品藏在炮弹箱里,放在马匹拉的军需车里。

 

点击次数:   【 打 印 】【 关 闭
上一篇:从《红楼梦》看古代侯门公府的用人制度
下一篇:围城里的爱情
 用户信息
 文章搜索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网站统计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说明| 网站历史 | 友情链接 | TOP
Powered by NewPowers Article V1.0
Copyright © 2006-2007 Aclica.Com All Right Reserved